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江南一叟新闻眼 江南一叟欢迎您

祝朋友们快快乐乐、开开心心、喜事多多!liulaoda8882000长命120岁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朋友们,大家好! 我是沙海中的一粒沙, 我是大草原里的一颗草, 我是大海中的一滴水, 我是风雨中的一叶舟, 我是茫茫人海中的一布衣, 我是那----- 不起眼的、不合群的、怪怪的、孤寂的、贫穷的、丑陋的、傻傻的 一个小老头。 我也来这网络之中交朋友。 唉!你说,我能交的到吗? 哦,忘了告诉你了,我是50后,就是50年代出生的幸运儿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西安七旬空巢老人花费千元买充气娃娃解闷(图)——转  

2017-01-07 13:22:03|  分类: 社会新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西安七旬空巢老人花费千元买充气娃娃解闷(图)

2015-12-02 07:34:02 来源: 华商网(西安)
分享到:
(原标题:西安七旬空巢老人买充气娃娃解闷 摆好后只看不用(组图))

灯火辉煌的城市中,无论是独居的空巢老人,还是漂泊于异乡的单身汉,时不时地会发觉,自己的生活缺了重要的一部分——性。于是,各种渠道的寻觅之后,成人用品羞答答地走入了一部分人的生活。
李师傅的充气娃娃

西安七旬空巢老人买充气娃娃解闷
李师傅的充气娃娃

灯火辉煌的城市中,无论是独居的空巢老人,还是漂泊于异乡的单身汉,时不时地会发觉,自己的生活缺了重要的一部分——性。于是,各种渠道的寻觅之后,成人用品羞答答地走入了一部分人的生活。

据不完全统计,散布于西安小巷街道的约2000家成人用品店,一年的出货量超十万件;而在搜索引擎中输入“西安 成人用品”的关键词,搜索结果也数以千万计。数字是冰冷的,但蕴藏在数字背后的故事,却让人唏嘘。

11月18日,西安小东门环城公园内,很多树叶早已掉了,干枯的树枝上被老人们挂上了鸟笼。十几个老人围在一起,有的打麻将、有的拄着拐杖聊天,还有人干脆静静地坐着,聆听着鸟的叫声。

按约定的时间,华商报记者拨通了李师傅的电话。连拨三次,老人才接电话。见面打过招呼后,李师傅没让记者说话,而是带着记者走了很远,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,聊了起来。“如果不是你多次联系,我是不会见你的,也不会跟你交谈的,因为有些事你们这些年轻人不懂,也很难体会。”

生活缺一半 朋友推荐“另一半”

距离小东门不远的老家属院,是李师傅的家。他今年七十岁,两个孩子。儿子在国外生活,女儿大学毕业后在上海成家立业,自从老伴3年前因病去世,孩子们就很少回家。儿子接他去国外,但因为不懂外语,生活实在不方便。去女儿那里,上海的饮食,他又不太习惯。所以,他一年中在上海生活几个月,大多数时间还是在西安待着。

李师傅跟老伴是年轻时在工厂里认识的。当时,老伴还是厂里的厂花呢,说到这里,老人停顿了一下,好像在回味着什么,眼睛眯起来笑了。

老伴三年前去世,他一直无法走出来,有人给他介绍过老伴,但面临双方子女和财产等问题,比年轻人找对象麻烦得多。

李师傅说,除了耳朵不太好以外,自己身体其他方面都比较健康,“生理那方面的需求还是有的”。去年别人给他介绍过一个,年龄差不多,“当时相处得还可以”。有一次他提出发生性关系,谁知对方说,“这么大年龄还想这事,老不正经”。李师傅想来想去,还是算了。他还有点这方面的需求,“如果结婚连碰一下都不行,那不是活受罪吗?”

后来,一位从事中医的老朋友给他推荐成人用品。这位老友的情况跟他差不多,也是没老伴,但身体比较好,几年前开始用成人用具来解决自己的生理需求。刚开始两个老人谈这个时,还不好意思,“但是说开了也没有啥”。

今年初,到成人用品店里看过充气娃娃后,李师傅花了一千元左右,买了一个。“像我这样的年纪,一年也用不了几次,大部分时间都是把气放掉藏起来”,有时也会充上气,只看不用,用“她”来解闷。

李师傅打开衣柜,从一个原来装苹果的纸箱子里拿出一个卷起来的娃娃,随后用脚踩打气泵把娃娃吹起来,呲呲声中一个四肢躯体饱满的人形娃娃逐渐充盈起来。老李说,这样把气打足了,晚上使用或陪着睡觉;如果想让“她”陪着喝茶,保持坐姿时,“气就要放掉一些,那样好摆姿势”。

说着,老李把充气娃娃的气放掉了一些,把“她”安置在一把藤椅上,身上还穿上睡衣,有时老李也会给“她”把老伴的衣服穿上,自己泡一壶茶,一边是他,一边是另外一个“她”,就这样坐着,喝着茶,看窗外的万家灯火。

老年人生理需求差异化是现实存在

家住西安南郊的张先生跟老伴都是退休教师,夫妻关系比较融洽。

据六十多岁的张先生介绍,他跟妻子都是学校老师,要孩子比较晚,育有两个孩子,第二个孩子出生时,国家开始实施计划生育政策,张先生就做了绝育手术。妻子50岁后,对性基本没有要求,而他还是比较强烈的。前几年,在夫妻生活方面,两人发生过多次争论,有时妻子为了照顾他或者安慰他,很不情愿地答应了。这几年,老伴明显不愿意,也不太愿意让张先生碰她。为此,两人经常吵架,为这种事吵架无法跟人说,感觉很郁闷。

老年人在生理上的这种差异化需求,是现实存在的,也无形中增添了一些家庭矛盾。今年6月份的时候,老伴跟他商量,如果还有需求,她愿意帮他买个充气娃娃来解决。老伴给他讲这件事时,张先生感到特别气愤,哪里有老伴给出这馊主意的,但在商量未果的情况下,老伴竟然偷偷地买来了。有一次他需要时,老伴就把充气娃娃抱来。

张先生说,有一个大活人老伴,再弄个塑料娃娃,实在心里转不过弯来,但是面对这种老年差异的性需求,他也是哭笑不得,用与不用,只能是特定环境下做特定的事。用过后,张先生就后悔,但很长时间再需要时,他还得使用,接着又后悔,这几年总是在这种反复下生活。

单身汉夜抱充气娃娃无奈的理性选择

在西安北郊某建筑工地,来自四川的42岁的闫先生,跟着劳务公司已在西安生活了5年,老家有两个娃由妻子带着,每年过春节时才能夫妻团聚。闫先生说,他出来打工这期间,拥有充气娃娃已经3年了,这个也是为了解决自己正常需求的无奈选择。

这样的事情,是没法和妻子说的。但每年回家,妻子都会反复问如何解决自己的生理需求的,此时,闫先生只能想办法岔开话题。在工地跟闫先生聊天时,他的另一个工友,同样有充气娃娃的范先生说,有成人工具用,总比没有强,如果没有这辅助东西,他们这些进城务工人员,白天干活苦,晚上也很苦,所以他们中间有很多工友,都购买这些性用具。

小张说,据他所知,像他这样的年轻人用充气娃娃的也有,但这个群体不是很大。一些人大学毕业后,刚参加工作,工作压力大,又受到家庭、工作、房子、车子等因素影响,没有谈女朋友,但又有生理需求,所以用充气娃娃的较多。今年二十出头的小张,也有一个充气娃娃。小张说,以前他谈过女朋友,也发生过关系。后来,两个人因为感情不和吹了。再后来因为工作压力大,考虑到谈女朋友比较费时间,就在网上花五百元购买了一件。刚开始,他用的还有点难为情,但这样用没有心理负担,还不用花大量时间去沟通,只是简单地解决一下自己的生理需求,所以现在用起来还可以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3)| 评论(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